<menuitem id="zv1rf"><strike id="zv1rf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zv1rf"><span id="zv1rf"><menuitem id="zv1rf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zv1rf"><strike id="zv1rf"><thead id="zv1rf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zv1rf"></var>
<cite id="zv1rf"><video id="zv1rf"><thead id="zv1rf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zv1rf"><video id="zv1rf"></video></cite><ins id="zv1rf"><span id="zv1rf"></span></ins><cite id="zv1rf"><video id="zv1rf"><listing id="zv1rf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zv1rf"></menuitem><var id="zv1rf"><span id="zv1rf"><var id="zv1rf"></var></span></var>
<cite id="zv1rf"><video id="zv1rf"><listing id="zv1rf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#

信息動態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- 信息動態 - 媒體報道
信息動態

《健康時報》刊登路桂軍主任文章:愛折騰的老人可能有心事

新聞鏈接:《健康時報》2021-3-19 第10版

發布時間:2021-3-19


  每個人一生中都不可能避免會面臨死亡,不管是親朋還是自己。但生活中人們談死色變、生命教育的缺失,讓生死兩相憾的例子總是出現。我做了二十多年的安寧療護和生命教育,見證了太多的死亡,也見證了太多愛。

  “我不想一個人孤單地走,所以我就天天喊老頭”

  我有一個微信群,群名叫“抱緊我”。我發現很多人在生命末期都是孤獨的,希望能夠被抱緊,被緊緊擁抱。

  其中有一位患者是北京某所高校的教授,一位老太太。她患病之后還能走動時,經常到我的科室來看病。之后隨著病情加重,她沒有辦法來醫院看病,都是她兒子過來找我開藥。有一天,他兒子對我說:“路老師,希望你去我家看看我媽媽。我們家現在簡直就是一團糟。本來我媽媽病重,全家已經很難過了,現在家里全是悲觀、憤怒的情緒?!彼M胰タ匆幌?,究竟是病情的問題,還是哪個環節出了狀況。

  我因為工作比較忙,拖了幾天才去探望這位患者。當我走進她居住的小區時,發現老太太的丈夫在門口站著。他一看到我來了,立馬過來拉著我的手,對我傾訴起來。

  “現在家里一團糟。我已經76歲了,也一身病。自從我老伴生病之后,我一直悉心照顧她?,F在,我這把老骨頭快被她折騰死了。我相信再熬兩個月,她不死,我都會死在她前面?!崩项^一邊抱怨著,一邊帶著我去他家。

  “為什么會這樣?”我詢問著。

  “你不知道,她把人折騰得......渴了,給她倒杯水嫌太燙,要涼一涼;一會說被子漏風,要蓋一蓋;想小便,尿不出來,要等一等;腿被憋脹了,要捏一捏。事多得,五分鐘都不讓人安心?!崩项^告訴我,他現在血壓也不穩定,睡眠也不好,老是擔心自己的身體也會垮掉,到最后還照顧不好老伴。

  一邊說著,我們也走到了老太太的家中。

  我問老太太:“您現在情況怎么樣?”

  “特別不好,感覺很糟糕,我估計是到了該走的時候了?!?/p>

  “為什么會這樣想呢?”

  “我的一些同學早都走了。最近兩天,我感覺他們又都活了,他們都在跟我打招呼說話。我現在陰陽不分,是不是該走了?”

  聽完之后,我明白了。這其實是一種譫妄。我問她:“你害怕死亡嗎?還有什么愿望嗎?”

  她說:“路大夫,我不想一個人孤獨地走,所以我就天天喊老頭??柿?,讓他給倒杯水;想小便,讓他放個盆......”

  她說的與老頭上樓前跟我講的一模一樣。老頭搬了一個馬扎,就坐在門口。聽到這里的時候,老頭雙手捂住臉,掩面而泣。

  老頭送我出門的時候,對我說:“這一輩子總覺得兩口子特別恩愛,她怎么這點事我都沒讀懂呢,還在不停地抱怨?!?/p>

  “我知道我快走了,我必須跟你告別”

  與遺體告別相比,我覺得更由意義的告別是生前告別。

  我在九三學社的一個朋友曾告訴我,她接到了一個身在美國的閨蜜打來的電話,讓她既感到難過,心里又特別溫暖。

  她的閨蜜56歲了,患上了某種腫瘤,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時刻。她打電話給我的這位朋友:“這個電話打得有些倉促,但是我特別想跟你說句話。我患上了腫瘤,沒有多長時間了,估計就在這個月了。咱們這一輩子,從小一起長大,彼此相知,相互提攜了這么長時間。我必須跟你告個別,你要保重自己,多檢查身體?!?/p>

  兩位老友在電話中回顧了童年成長的點點滴滴。我的朋友既感到溫暖,又特別傷心。她甚至沖動地想馬上買一張機票飛去美國看看老友。她還告訴我,如果沒有這樣一通電話,而是被通知直接去參加遺體告別儀式的話,她一定會非常難過。但是現在這通電話里,她們二人進行了生前告別,她真正釋懷了。

  后來,她對我說:“這通電話特別有意義,如果有另一個世界,我希望她在那邊等著我,我們依然是好姐妹。我也囑托她:‘你要記得我,來世我們還要建立聯系?!?/p>

  生命教育的真諦:

  不怕死、不等死、不想死

  從接受者層面,死亡教育應該達到一個怎樣的境界呢?我從患者那里領悟到了真諦。

  他是一位老紅軍,來找我看病的時候已經九十多歲了,罹患三種腫瘤,身體狀況還說得過去。他經常找我開藥,精神狀態非常飽滿。

  我問這位老爺子:“您年齡這么大了,還患有三種腫瘤。在這種情況下,依然能夠與醫生配合得這么好,沒有任何悲觀厭世情緒,能告訴我您是怎么調整心態的嗎?”

  老紅軍笑了起來:“你是不是看我這么大歲數了,得了三種腫瘤依然活的樂樂呵呵,少心沒肺的?”

  “我不是這個意思?!蔽疫B忙解釋道。

  “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。我就是告訴自己三句話:不怕死、不等死、不想死。

  第一個不怕死,我經歷過好幾場大的戰疫,身邊的朋友、戰友一批一批倒下去,我的同齡人去世的也不少了。我今年九十多歲,甚至有一些晚輩都不在了。我在另一個世界的親人比在這個世界的還多,我有什么好怕的?我不怕。

  第二不等死,雖然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,退休了,我的兒子都退休了,但我的孫子還有事業呢。我人生的工作基本上做完了,但是我后來又上了老年大學,現在國畫課很快就要結業了。我每天都有事情要做。所以我不等死。

  第三不想死,你看我這把年紀了,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都多,吃的鹽比你吃的米都多,但是我還沒有吃過哈根達斯呢,我還想去嘗試這些新鮮的東西?!?/p>

  我覺得老人家的話雖然樸實,卻道出了我們從事生死教育的真諦,就是要讓患者從心底“不怕死、不等死、不想死”。

  想要達到這種境界,一定涉及人生更長尺度上的成長,他經歷了人們內心的思考,但其實最終還是自己說服了自己,而不是被醫護人員說服。這個說服的過程從頭到尾貫穿著你對人生的理解。

  摘編自《見證生命,見證愛》,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,北京清華長庚醫院疼痛科主任路桂軍著

人高大毛多bbwbbwbbw_我被继亲开了苞短文小说_岳好紧好紧我要进去了_欧洲人免费视频网站在线_天天爽夜夜爽人人爽_亚洲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一区